白癜风纪实:作为一个白白病人是不可以吃海鲜的,又不想让爸爸不开心

坐4%了两天的火车,身心疲惫的到了哪里,那个有父母妹妹在的城市。出了站老远就看到妹妹站在哪里等我,比前年见到的时候要瘦些了,也高了比我还高了半个头,她走过来帮我接下了行李箱,笑着说姐 走,咱们回家 ,默默的跟在她后面,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把帽子压了压,虽然才十月,可能这里是北方城市的原因吧,早上还是有点冷。出了地下广场,虽然太阳还没出来,但是可以看得出天气不错。
等我们到家时已经快十点了,父母都请了假在家等我们,饭已经做好了,虽然我们只有四个人,可桌子上却有八个菜,基本都是我爱吃的,叫了声爸妈,就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吃饭,爸妈跟妹妹也围到桌子边坐下,也许是怕我尴尬爸爸笑眯眯的说这着那天早上发生的生活琐事,见我没怎么夹菜吃,给我夹了一筷子香辣虾,来闺女你最爱的香辣虾,我跟你妈一早起来去菜场买的,很新鲜,快尝尝爸爸手艺退步没有。我很想尝一尝,那是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的一道菜,每次都要缠爸爸很久才回做一次。可作为一个白白病人是不可以吃海鲜的,又不想让爸爸不开心,把虾扒拉到一边端起碗吃了口米饭,回给爸爸一个笑容,嗯,好吃,手艺越来越好了。
吃过饭,爸爸让妹妹去洗碗。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是由一间五十平的房间跟外面那个的一个15平左右的小院子组成的,在房间三分之一的地方拉了一个布帘,里面是一张上下铺,是我跟妹妹的床 在出来一点的地方还有一张床是父母的床中间就是那个布帘做的隔断。在出来一点放了桌子用来当饭桌,饭桌旁边有个很大的柜子,里面放了很多东西,塞的满满当当的,厨房在院子里院子是用一些钢板搭的一个棚子,周围也有用砖垒好,不大做厨房够用,有媒炉子,煤气灶,还有个碗柜跟一张用作料理台的桌子。地方不打,但是好在生活所需够用了。
因为情了假,晚上一家人又能在一起吃饭,妈妈已经给爸爸说了很多东西我都需要忌口,所以晚饭吃菜基本都是清淡的,作为无辣不欢的南方人,不吃辣怎么可能 ,我知道这都是为了迁就我,心里暖暖的可鼻子酸酸的。爸爸说闺女对不起,你妈上次回来就给我说了很多东西以后你都不能吃了,可爸爸记性不好没记住,你妈也没提醒我,早上想着你爱吃虾爱吃辣,就给你夹了一筷子,对不起,爸爸以后会记住。
手心都掐出血了,才把眼泪憋了回去,说没事,爸我没怪您。后面谁都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吃了晚饭,吃过晚饭,爸爸蹬着小三轮带着我、妈妈还有妹妹去公园散步,虽然很累不想出门,可怕他们误会我是怕别人异样的眼光,还是去了,十月的北方早晚都有点凉,却也不影响公园的人流量。人很多,有爷爷奶奶带孙子的,有妈妈带着宝宝的,也有小情侣约会的。没逛太久,父母担心我累了,明天一早父母,妹妹也都要上班,天还没黑就回去了。(妹妹因为不喜欢上学,所以早早的就工作了)
晚上洗漱好,妹妹说姐你睡下铺吧,省得一会儿你又掉床,不了我睡上铺吧,现在已经改了,不掉床了。乘妹妹给我倒水去了,我躲在布帘后面飞快的从包里拿出安眠药混在白白的药片中间,怕他们担心一直没敢说抑郁症的事,能瞒多久瞒多久吧。
吃过药爬上床睡觉,不知道是父母妹妹都在我安心,还是安眠药起了作用,那晚睡得很好,等我起床时父母妹妹都上班去了,桌子上放了纸条,姐,煤炉子上的蒸锅里有包子跟豆浆,一定要吃,中午我给你带饭回来,没事可以到附近走走。
默默的吃了早饭,武装好自己,出门到附近走走认认路。不敢走太远,害怕别人发现我的不一样,在周围转了二十来分钟就慢慢走回去了,一路安全回家,到家了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坐着发了会儿呆,又躺上了床,虽然睡不着 ,闭着眼睛养养神也好。

未完待续~
——离小五
(我有故事 我有酒 可愿听 可愿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