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癜风纪实:那时留的疤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了白白

中午十二点半,妹妹准时给我送了午饭回来,起床洗手吃饭,时间还早,她也就陪我坐会儿聊聊天,边吃边跟她说话。姐你今天早上出去转了吗?这附近没什么好玩得地方,等我下周休息带你去爬山,那边有好多小吃我带你去吃,你可别说不去,就当是做姐姐的陪妹妹郊游行吗?就算不爬山也行啊,那边有个寺庙,我们去上上香也好,好不好嘛!(因为从小耳濡目染,我们一家子都信佛)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了。
一周过的很快,每天也都是跟第一天一样的模式,起床、洗漱、吃药、吃早饭、在附近转悠、吃午饭跟妹妹聊天。
去上香那天天气很好,最近几天情绪控制的很好,昨天趁爸妈跟妹妹上班去了不在家,给心理医生打了电话说了最近的情况,他说控制的很好,要保持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如果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很快我的抑郁症就会好,就能甩掉安眠药了,毕竟安眠药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
那天太阳很大,依旧穿着长裤长袜长袖、帽子、口罩、眼镜、手套一样没少,我真的是怕了,把别人再一次把我当成病毒一样避之不及。
寺庙在山的山脚下,占地面积还挺广的,庙门前右边有一座很高的佛塔,佛塔的左边是焚香炉。爬了大概二三十步阶梯就到了主殿,上了香添了香油钱,求了只平安签,就慢悠悠的往回走。已经接近中午了,周围人开始多起来,在车站等车的人也多起来,我尽可能的把自己往后缩,不知道是谁无意间打掉了我的帽子,这个头皮以及额头都裸露了出来,一大块,一大块的白白就这样好无遮掩的被周围的人看见了,这时我跟妹妹身边的人开始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开始有人议论起来,快看那个人那是什么病呀,真丑,不会传染吧!怎么得病了还出来到处吓人呀!我蹲在地上无措的抱紧自己小声的哭,妹妹慌忙的把我的帽子捡起来给我带上,姐,不哭我带你回家,这时一个小孩把手里的一大杯奶茶泼了过来,可能因为孩子比较矮泼得不准,但左边的裤腿还是湿透了,十月的天气不至于冷,可心却是凉透了,这时一个年龄很大的奶奶站了出来,说了句谁家孩子呀!做家长的怎么教育的,谁一辈子还不遇到个三灾五难的啊!小姑娘别怕,奶奶觉得你不丑,这人啊!只要心善再丑的也是美的。谢谢奶奶,谢谢,真的谢谢!
公交车来了,上了车选了最靠角落的位置 ,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去没猜到会是这样的反应,总觉得这世上好人总是多过坏人的吧!看来是我高估了人心,不过总归还是有好人的,真心谢谢那个陌生的奶奶,愿那个奶奶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回到家把湿掉的裤子换下来,把裤子洗了凉起来 ,又用凉水拍了拍脸 ,把眼泪留下的痕迹洗掉,虽然已经不哭了,可妹妹似乎很担心我,轻声的安慰我,姐没事咱以后不去那边了,你一点也不丑,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漂亮,就像那个老奶奶说的一样,心善的人才最美,记得那年汶川地址学校组织捐钱捐物,你把爸妈给我们留的一百块生活费钱全捐了,把妈给你买的新衣服也捐了,带着我,我们两吃了一个多星期的白米饭配老干妈,后来被爸爸知道了你被打个半死,说你不懂变通,少捐一点不就行了,你偏要顶撞爸爸说别人可怜,她们连米饭都吃不上,我们还有米吃呢。
看着妹妹学着那时候的我说话的表情,我笑了,跟妹妹就这么坐在床上说小时候的事,快到晚饭时间了,我下床穿鞋,妹妹问我,姐你干嘛去?做饭呀!你不吃吗?她立马下床,姐我去、我去,你等着,我去做。我是姐姐我去就好,姐我长大了,也让我做一回饭给你吃行吗?是啊!真快她都十七岁了,从小父母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你是姐姐要照顾好妹妹,要让着妹妹,从开始的不理解到后来的成习惯,这么多年照顾妹妹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只是小丫头长大了有主见了,那天是我第一次吃妹妹做的饭,炒的菜,虽然算不得好吃但都熟了,没糊也没有闲,比我第一次做饭强(我第一次做饭是六岁多的时候,那时候父母吵架,爸爸把妈妈气的走了,爸爸成天打牌、喝酒 ,喝醉了就揍人,因为妹妹小我总把她藏我身后,所以被打的都会是我,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恨,但只知道很不喜欢爸爸,他总是不管我跟妹妹,为了妹妹跟自己不饿肚子,我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做饭,被烫了很多次才学会生火,没有灶台高就垫椅子,饭煮不好就多煮几次,第一次做饭,饭没熟米却糊了,好在锅没烧坏,第二次做饭,米熟了,饭也糊了,现在已经不记得这样做了多少次,才会做的饭,反正后了就是会了,记得刚学做饭的时候有一次因为太矮了需要把米汤从灶台上拿下来,结果没端稳全都倒在了手上跟脚背上,当时只是红,到了晚上才发现全都起泡了,养了很久才好,那时留的疤现在已经全部变成了白白 ,那几天只能天天给妹妹煮面条吃,那时候虽然妹妹小却很懂事,没有闹,后来我跟妹妹都病了,妈妈终究是放不下我跟妹妹回来了,爸爸也把酒跟牌戒了,只是现在爸爸总觉得亏欠我,所以刚生病那年,有无理取闹过几次,他也没生气,任着我闹。)
吃过晚饭,爸妈还没下班,妹妹问我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拒绝了,白天发生的那一幕还在脑子里,还是很害怕。
晚上九点多父母下班回来了,问起今天玩的怎么样,我急忙说 很开心 玩得很好,跟妹妹说好了不能跟爸妈说白天发生的事,不然他们又要担心了。
那天晚上又做那个梦了,梦里所有人都叫我丑八怪,拿东西砸我,我拼命的往前跑,可好像没有用,到处都是人,都说我怎么不去死什么的,是哭着从梦里醒过来的,醒来时才凌晨三点多,再也不敢睡,心里不断重复昨天发生的事,闭着眼睛想着我真的很吓人吗?真有那么丑吗?早上七点左右爸妈还有妹妹起来了,她们轻手轻脚的走出去,听到轻轻的关门声跟爸爸在院子里推三轮车的声音,上班前父母跟妹妹会先去吃早饭,然后妹妹给我带早餐回来在骑自行车去上班。快八点的时候听见院子里的厨房有动静,估计是妹妹给我带早餐回来了,等听到关院门的声音我才慢慢爬下床,洗漱好吃过药开始慢慢吃早餐。
未完待续~
——离小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