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癜风纪实:得白白以后长发变成了光头、发饰变成了帽子

昨天相亲去了,所以没发,今天会多发一篇。
回旅馆得的路上,我依旧带着口罩、眼镜、帽子,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其实以前的我从来不曾带过帽子,那时候头发太长也不适合戴帽子。得白白以后长发变成了光头、发饰变成了帽子、裙子变成了长裤、口罩代替了耳坠耳钉、短袖变成了长袖)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就先带妈妈去吃晚饭,正好是饭点餐馆人很多,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点了一荤一素跟一个汤。
吃过饭把口罩带上,去前台付钱,把钱递给服务员,她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很不耐烦的说了句:你放那里吧。当时我很尴尬、很为难也很委屈,这时妈妈已经拎好打包好的剩菜剩饭过来了,她走过了把我手里的钱一把拿过去,啪,很大声的拍在了柜台上,说了句请找我钱,妈妈拿上服务员找的钱,拉着我快步的出了餐馆,当时已经有很多人往我们这边看过来了。
回到旅馆放下东西,跟妈妈说了说话。因为晚上要上晚自习,明天也要上课,不敢聊的太晚,把自己伪装好,跟妈妈告了别,就离开了。走之前妈妈让我坐车回去说天太黑了,一个人走路不安全。
最后还是没坐车,其实学校离旅馆挺近的,走得快一点也就不超过二十分钟,选了人最少的小路,一路上想着一天发生的事情,之前也从没遇到过今天餐馆里发生的事,妈妈是真生气了,她从来对谁都是轻言细语的,从来没见过她今天的样子,我想她是真的生气了吧。想着我真的这么吓人吗,我不过是生病了呀,我的病不传染的。
因为太晚了,到学校的时候晚自习快开始了,就没回宿舍了,提着医院开的药回到教室,因为申请的提前毕业考试通过了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把作业做了,就开始做练习试卷 ,那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把所有的怨气跟委屈都发泄在了试卷上,两个小时之内居然做了八张试卷,做完最后一道题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回到宿舍轮流洗漱好,上床、熄灯,女生寝室的卧谈会开始了,开始是她们说,我就默默的听,也不发表意见,然后不知道是谁问了我一句今天在医院治疗的怎么样呀!然后卧谈会变成了集体安慰我大会,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不过无非就是劝我好好治病什么的。等听到二爸的打呼声跟其他人均匀的呼吸声,我知道她们睡着了,我悄悄的下床走到阳台上,趴在栏杆上,什么也没想就这么发呆,那天晚上月亮好圆、好大、好亮,星星也很多,从生病以来就经常失眠,还老爱做梦,每次都是从高处摔下去吓醒的,越来越不爱睡觉,甚至有时候会害怕睡觉,特别害怕那天一觉睡下去就醒不过来了。
第二天浑浑噩噩的上完了一天的课,请了三天假,打算陪一陪妈妈,然后回来再待两天就该考试了,出了校门运气不错居然刚好有公交车。到旅馆时已经到饭点了,正打算带妈妈出去吃,妈妈拉住我说,闺女我们叫外卖吧!妈还没吃过外卖呢,我也没多想、没多问,点了外卖,靠在床上跟妈妈聊起天来,给她说了明天我计划带她 到处走走看看 玩一玩。妈妈却说没事闺女妈没什么想玩的,你不是不爱出门吗,刚好你就在旅馆陪妈聊了天就好。妈妈知道我现在特别害怕别人看到我的样子。没事妈,我有口罩眼镜跟帽子呀!前两天在网上买的手套也到了,明天我带给您看,可好看了。嗯嗯,我闺女带啥都好看。那一晚依旧失眠。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出发了,带妈妈去了几个著名景点,吃了景点里面的特色小吃,看得出来妈妈很开心,一路上都在说景点里的特色,什么她见,那些又没见过。
第三天仍旧是带妈妈玩,我们去爬了山,我们带了很多吃的,零食跟水还有垫子,一天的时间都是在山上过的,下午太阳快下山了我们才慢慢的下山,明天妈妈就要回去了,虽然舍不得却不敢说。
未完待续~
—— 离小五
(我有故事,我有酒,你可愿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