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癜风纪实:再次复发的时候,吃的药跟治疗似乎都没管用

住了半年的院,从15年夏天一直到16一月,没有多久就要过年了,那是生病以来在北方过的第二个年。
15年10月白白再次复发的时候,吃的药跟治疗似乎都没管用,心里很难受。有好几次妈妈给我抹药都忍不住掉眼泪,每次看她这样我也会忍不住。就这样一边治疗一边扩散,11月我第一次跟妈妈提出不想再治疗了的事,她想也没想就否决了,那是我生病以来她第一次生我的气,第一次吼我骂我,第一次说那些难听的话。生病以来家里人总是各种迁就我、放任我,从来不曾对我说过一句重话,那一次妈妈是真的生气了。那一周她都没有来医院看我。(后来听妹妹说其实是来了的只是没到病房来而已)
一直到12月初妈妈又给我带了炖好的乌鸡汤,她跟我道了歉,说不该说那些难听的话,听着妈妈的道歉,鼻子酸酸的没忍住眼泪,妈妈拿纸巾给我擦了擦。
到12月下旬仍旧没有控制住 ,医生已经第三次提出做移植了,可我之前说过不愿意移植,妈妈他们也答应了的,所以第二次跟父母开始商量不在治疗了,花了钱,自己也身心疲惫,却不见一点效果。他们没有立刻否决,也没有马上同意,妈妈说给他们点时间考虑一下,也在试一试说不定又会有希望呢。
16年1月,出院那天隔壁床的倩倩哭着问我真的放弃了不治了吗,笑着抱了抱她说 是啊!在医院病情没有好转我也不开心,还是回去吧,至少心情能好点,以后也不想再住院了,回去吃药,抹药也是一样的,你要加油哦,说不定下次遇见的时候你已经好了呢!
出院那天爸妈、妹妹跟小凤都来了,跟第一次来医院一样,只不过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手跟背已经白完了,没有一块好皮肤了。
到家那天晚上是这大半年以来吃饭第一次添饭,进医院的时候106斤,出院的时候只有九十斤不到,妈妈边给我夹菜、边叫我多吃点补回来,还边掉眼泪。
至那以后就真的没有在住过院了,但是瘦下去的肉却怎么也没全补回来。
明天继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