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友分享:记得刚得病的那几年,真的接受不了

记得刚得病的那几年,真的接受不了,自己还在读书,是寄宿生,六个人一间宿舍,每次洗澡都要避开别人,三更半夜洗是常有的事,常常一个人哭的很伤心,不想别人知道我有病,后来就不读了,到今天有十多年了,学校里的同学都不知道我有病瞒得很累,也许是自尊心太强吧……现在感觉自己已经对这个病麻木了,就是偶尔想一下,都不会有伤心想哭的日子,好多年没哭过了……看过的你们也和我一样吗,不会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